freelance translator. freelance project manager, organisator. likes to build bridges.
interested in China, Chinese (digital) culture & new media art, social media, translation & more.

Posts Tagged ‘公共领域’

(Deutsch) “Die chinesische Story gut erzählen”

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来源: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8/07/c_1111979566.htm 第一条 为进一步推动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健康有序发展,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制定本规定。 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适用本规定。 本规定所称即时通信工具,是指基于互联网面向终端使用者提供即时信息交流服务的应用。本规定所称公众信息服务,是指通过即时通信工具的公众账号及其他形式向公众发布信息的活动。 第三条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统筹协调指导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工作,省级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的相关工作。 互联网行业组织应当积极发挥作用,加强行业自律,推动行业信用评价体系建设,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第四条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应当取得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关资质。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从事公众信息服务活动,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 第五条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安全管理责任,建立健全各项制度,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保护用户信息及公民个人隐私,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及时处理公众举报的违法和不良信息。 第六条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要求即时通信工具服务使用者通过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后注册账号。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使用者注册账号时,应当与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签订协议,承诺遵守法律法规、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利益、公民合法权益、公共秩序、社会道德风尚和信息真实性等“七条底线”。 第七条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使用者为从事公众信息服务活动开设公众账号,应当经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审核,由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向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分类备案。 新闻单位、新闻网站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的非新闻单位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转载时政类新闻。其他公众账号未经批准不得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应当对可以发布或转载时政类新闻的公众账号加注标识。 鼓励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各人民团体开设公众账号,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满足公众需求。 第八条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使用者从事公众信息服务活动,应当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对违反协议约定的即时通信工具服务使用者,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应当视情节采取警示、限制发布、暂停更新直至关闭账号等措施,并保存有关记录,履行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义务。 第九条 对违反本规定的行为,由有关部门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第十条 本规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凝心聚力:互联网舆论场治理再观察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祝华新 来源: http://yuqing.people.com.cn/n/2014/0724/c209043-25333126.html 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利益摩擦,官民之间的隔阂,都投射到互联网舆论场上,并且经常是极度夸张的呈现、火上浇油般的聚焦、浮想联翩的发酵。互联网是当代中国人的网络家园,在网上守望相助,疑义相与析;但也经常渲染现实瑕疵,扩大社会分歧,特别是加剧官民对峙。 互联网是政府公共治理的最大看台。网络舆论人声鼎沸,督促政府回应民意关切,民主决策、科学决策;同时也经常为现实政治运作添堵添乱,加大改革成本,甚至可能对施政产生颠覆性影响。 要摆脱陷入僵局的改革困境,闯过“历史的三峡”,需要“政治强人”以非凡的勇气和高度的权威,击退体制内抱残守缺的负能量和左右极端势力的拉扯,凝聚体制内外的广泛共识,大道直行,以可控的成本、路径和节奏除旧布新,走向现代国家治理的新时代。 互联网成为改革者在社会复杂博弈中消解对抗性因素,争取主动权主导权一块最重要的公共平台。2013年秋季开始,政府出重拳治理互联网;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8.19讲话要求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习近平总书记亲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都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可以说,互联网治理,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前哨战、外围战。 重拳:网络舆论场在震荡中前行 互联网治理作为“一把手工程”,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扩编、机构设置、职能扩张备受瞩目,但媒体公开报道不多。 作为近年来最为强势的互联网主管部门,中央网信办站在历史的拐点上。6.32亿网民,12亿手机用户,273万家网站,12亿微博用户,6亿微信用户,在众声喧哗的“大众麦克风时代”,要把互联网这个社会转型期的“最大变数”,变成可管、可控、可协商的常数,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今天的网络舆论场,是体制内外的结合部,如何对汪洋恣肆的体制外力量进行有效的引领和吸纳,扩大和巩固体制的民意基础,扶正抑偏、震暴祛邪,增强体制的权威和张力,是舆论场治理也是社会治理的新挑战。 近一年来,政府对互联网的治理,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微博客。一些曾经活跃的“大V”消失了,以右翼“自由派”网友为主,也包括某些左翼网友。警方对一些名流“大V”嫖娼、吸毒的揭露,使网络名人去魅化。网上信口开河、好勇斗狠的声音少了,网民心态趋于平和。微博热度也显著下降。 在东莞扫黄、马航飞机失联等热点新闻中,微博依然表现出微信难以替代的信息丰富和情感浓烈,提示转型期社会仍然需要微博这样的公众意见表达平台。 ——微信。微信的信息流动,有两个关节点:一是跨微信群的传播,二是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超过300万个,日均增长8000个。国信办联合工信部、公安部等,组织移动通信工具专项治理行动,重点瞄准了具有传播和社会动员功能的公众账号,大力整治传播谣言、暴力、恐怖、欺诈、色情信息等违法违规行为。今年以来累计关闭“违法违规”公众账号3.3万个,删除“违法违规”信息40余万条。 ——查处造谣传谣的网站。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依法对一批传播谣言的互联网站进行查处,一批谣言信息较为集中、没有采取管理措施的网站被关停整改。 我国网站众多,鱼龙混杂,有待于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借此次互联网治理,淘汰一批低端网站,有助于提高网站的品质,优化互联网布局。 ——网络“扫黄打非”重拳出击。今年新闻出版广电管理部门“扫黄打非?净网2014”行动,出手之狠,力度骇人。新浪公司因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依法吊销《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涉嫌构成犯罪人员被移交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快播公司因涉嫌盗版,被处天价罚款2.6亿元。规范网络出版,也是遏制网络信息无序流动的一个闸门。 ——约束网络舆论两个重要源头:媒体人与律师。 目前我国持新闻记者证的采编人员有25.8万余人,他们中的不少人在网络自媒体十分活跃,成为网络舆论的重要源头。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300名互联网“意见领袖”的研究发现,第一大职业群体是媒体人,占28%。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文件,要求记者开展批评性报道要经过所在新闻单位同意, 限制“个别记者未经所在新闻单位同意私自以批评报道作要挟”;新闻从业人员不得通过博客、微博、微信公众账号或个人账号等任何渠道,透露、发布职务行为信息。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已经率先制定了记者自媒体守则。 律师群体也是网络舆论场活跃的议程设置者。在聂树斌案、唐慧案、贵州小河案等热点案件中,网上充溢着“死磕派律师”斗志昂扬的声音。“死磕派”律师死磕的是当事人的权利,应予尊重甚至致以敬意;但对司法程序施加法外压力,也容易损害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据媒体报道,全国律协正就《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征求意见,限制律师通过互联网发表有关案件或公共事件的过激或不当评论,鼓动、助推舆论炒作,最重将取消会员资格。 记者和律师的网络言论,是一把双刃剑。既要保障记者和律师依法进行舆论监督,为当事人维权,又要防止公权私用,搞成舆论审判。在促进新闻自由和司法公正的过程中,记者和律师也要谦抑自敛,尊重法治,尊重各利益相关方,与政府和体制良性互动。 ——互联网技术的前置审批。例如有专家提出,“阅后即焚”技术,匿名发送,身份保密,限时查阅,阅后即焚,了无痕迹,是网友“约炮神器”,但也可能被恐怖分子所利用,为侦查设置障碍,在现阶段还不宜推广。前些年的网络管理强调“维稳”,容易引出维稳和维权的争议;面对暴力恐怖威胁的逼近,网络管理宜打“维安”旗,维护国家安全,也是维护包括网友在内的每个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更易获得网络管理的合法性。 治理:网络舆论场已有不可逆的好转 前些年,政府工作在互联网上经常被“围观”,从积极角度看以民意为镜鉴可改进公共治理,但有时也会被捕风捉影的猜测所中伤,被尖锐刻薄的言辞所“围殴”。近一年来,网民对于事实性传播,变得较为谨慎了,不敢轻易转发未经证实的消息,连“据传”、“求证”的帖文也少了许多;从帖文语义分析,“草泥马”等激烈对抗性语汇逐渐消失。 与近来北京久霾之后的天空一样,网络舆论场正在变得清朗起来: ——中纪委主动设置议题,成为互联网正能量的最大信息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说:中央纪委周一“拍苍蝇”,指名道姓公布基层干部违背“八项规定”的作风问题;周末“打老虎”,宣布查处副部级以上官员。反腐时间感很强,已经形成人民群众的期待。在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有关“贪官”的帖文/广播4474万条,有关“反腐”的帖文/广播3543万条,有关“打老虎”的帖文/广播804万条。在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有关“八项规定”的帖文270万条,比一些知识界网友关注的“宪政”帖文还多51万条。 党纪范畴的反腐如何与国家法治程序实现无缝对接,也是舆论关切的话题。 ——“微博国家队”继续活跃。 24万家政务微博,所有中央级媒体与多数地方党报开通微博,在突发事件和公共议题上频频发声,发帖数量超过大V和都市报微博。 @人民日报 在人民网、新浪网、腾讯网三家微博平台,粉丝总数4600万,是纸媒订户的十几倍。在新浪微博平台,@人民日报 粉丝年龄,18-24岁占45%,29岁以下共占76%;平均每条微博转发2838次,收获评论831条,极大地拓展了党报纸媒的受众群和影响力。 微博的议程设置,相当一部分已经转入“微博国家队”手中。党和国家开始掌握了互联网上的主动权。网络舆论场切切实实发生了不可逆的好转。 ——正能量向新兴网络舆论载体扩张。 作为上海报业集团的改革试点,上海《东方早报》的“彭湃The Paper”项目覆盖网页、Wap、APP客户端等一系列新媒体平台,6月10日低调上线,近期高调发力。“澎湃”敢于报道和评论政经突发事件或敏感选题,在时政新闻领域的影响力迅速上升。以“澎湃新闻”为信源的新闻页面多达3万多条;在新浪微博平台,“澎湃新闻”讨论条数近20万条。 ——强化公权对互联网的管控,同时发展社会多元治理,推动网络舆论场从高度政治化向社会多元议题转型。 天涯社区BBS的转型,为网络社区自治提供了经验。它曾经是中国最大的论坛/BBS,政治敏感性一度较强,几乎所有资深网友都曾在它的“天涯杂谈”和“关天茶舍”频道摸爬滚打过。近几年,天涯站方着力推动天涯话题的多元化,总编辑亲自挑选天涯首页的头条话题,值班“小编”在热点事件中注意挖掘各利益相关方的声音,包括网友直觉不喜欢的一方的解释。今天的天涯,网民、管理团队和管理规则都相对成熟稳定,实现了天涯舆论生态治理的“软着陆”。 过去网友“吐槽”社会现实,“愤青”居多。近几年出现了基于互联网的“微公益”活动,以建设性的姿态与政府携手解决社会转型期那些具体而微的民生问题。其中一位代表性人物,就是调查记者邓飞,转型发起和参与免费午餐、大病医保等“微公益”项目,相信“柔软地改变中国”。仅在阿里巴巴淘宝平台上,就有2.66亿笔在线交易,平均每笔9分钱,贡献给“微公益”。“微公益”对于社会心态的建设,国民人格的养成,意义重大。 管网:做战士,也要做良师益友 对于网上造谣传谣触犯法律的行为,新闻宣传和网络管理部门要勇于“亮剑”,表明立场,弘扬正气,回击网上的阴风邪气,并配合政法部门,对违法有害信息进行有效清理,一击而中。但“亮剑”不是“亮肌肉”,一味展示公权的彪悍,强行抹去不同意见,强求“舆论一律”。 互联网上的杂音,主要还是人民内部矛盾,是不同社会群体的诉求。对其中合理的诉求,要高度重视,及时解决问题;对其中不合理的诉求,也要做出耐心的说服解释工作。 ——阵地和平台,拳头和舌头。 对互联网要有“阵地意识”,在意识形态斗争中守土有责;同时也要有“平台意识”,借助互联网促进官民之间的对话沟通和良性互动。 网上宣传工作、思想斗争已经进入专业化、精细化的舆论博弈阶段,需要拳头、舌头并举,以舌头为主,以拳头为辅。也就是发挥我们党新闻宣传的看家本领,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党的宣传工作,要站在群众中间去倾听民意,而不是站在群众的对立面去打压舆论。不要言语不合就上纲上线,在网上呼唤公权弹压,剥夺对方的话语权而后快。避免用粗暴手段解决思想观念问题,是“文革”后已经形成党内共识的“带血的教训”。 在政策宣导不畅导致群体性事件时,宜谦抑反思施政手法的粗糙,宣传干部尤其需要考虑如何改进政府文宣、释放公众疑虑,而不宜企望和鼓吹警察采取开枪等暴力强制手段。动辄用拳头代替舌头,是一种惰政行为,违背共产党人的政治伦理,只会激化官民矛盾。 ——管好网络舆论的两个重要源头:门户网站和媒体微博。 与“大V”网友相比,门户网站的编辑对舆论的生成可能影响更大。商业门户网站在转载传统媒体的新闻时,往往自拟标题,为吸引眼球而断章取义,误导舆论。比如,门户网站出过一个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中纪委:社科院受境外势力渗透》,给人的感觉是:中国最高人文社会科学机构已经被境外敌对势力“第五纵队”占领。其实,这不过是转载自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网站的一则工作动态,是中央纪委驻院纪检组组长在近代史研究所的一次内部个人辅导报告,告诫科研人员“保持政治敏感性”,防微杜渐。 为防止重大敏感新闻被误读,有关部门不得不明确要求门户网站转载时保持原标题。治理门户网站的“标题党”战术,需要提高网站“小编”的专业性和政策分寸感、社会责任感。 ——开展网上群众工作,创新“意见领袖”管理。 在微博频频祭出禁言或封号等杀手锏后,剩下的活跃网友并未完全消停,相反左的更左,右的更右了,这表明互联网治理强势手段的效果有限。对于网上的杂音,需要以更多的手段、更大的包容做好网上社会工作,网聚正能量,共筑中国梦。 网上的所谓“意见领袖”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民意代言人,对政府陈情,但有些人又会放大某些超越现实可行性的偏激诉求。需要客观评估他们的建设性或对抗性。能否鼓励“意见领袖”不做职业网友,别沉溺于网上的口水战,投入更为丰富的人生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