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lance translator. freelance project manager, organisator. likes to build bridges.
interested in China, Chinese (digital) culture & new media art, social media, translation & more.

新北京秋日马拉松

来源: http://bbs.runbible.cn/thread-175962-1-1.html

由于某会,今年北马可能取消。让北马继续——#新北京秋日马拉松#全程路线推荐—–知名跑友北窗 策划

“我只想让人们来这里跑步,聚会,跳舞,喝酒,跟我们待在一起。跑步并不是为了怂恿别人买什么产品。哥们儿,跑步应该是一种自由。”《天生就会跑》全书最后一句

11.4北京秋天里最后一个周日~ 早8点立水桥龙德广场沿立汤辅路向北起跑,10K至温榆河畔马坊桥(有公交),21.1K至兴寿北进山处后半程秦九路起点(设存包摆渡车11点沿怀昌路拉回南邵地铁站),30K过下庄补给站,42.2K终点至九渡河南庄农家院(存包摆渡车14点起分批沿长九路拉回南邵)

@北窗独酌: 自主自发自愿——新北马无需报名。不过外阜远道而来的跑友(限全程)请提前两周私信确认,方便预订附近的汉庭

@北窗独酌: 不好意思让大家牵挂。周日预报有雨夹雪,出于安全考虑,停止召集#新北京秋日马拉松# 请已经确定行程的外埠跑友找我退交通损失。跑步的真谛,其实无关赛事。我会独自去跑步,也许跑过42.195我会泪流满面,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柳红: 秋雪,为跑者洗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f0fd320101ckup.html

—–2012114日第一届新北京秋日马拉松

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在这个最美的季节里,从1981年开始举办北京国际马拉松,到今年该是第31届了。

今年的马拉松原定1014日,后来中止,是取消还是推迟?人们等待、猜疑。眼看秋天就要走了,有一位跑友发出约跑召集令:北京新秋日马拉松。时间定在秋天的尾巴上:114日,还有3天立冬。从昌平立水桥龙德广场起跑,沿温榆河一路向北,直至深山。跑友们珍爱这个民间的、自己的、北京的、秋天的马拉松。Logo亮出来了,两位跑者的剪影奔跑于枫叶之中,那是枫叶独有的颜色,黄中有红;红中有黄。号码布也亮出来了,一见就让人想收藏。还有志愿者、收容车、后援、别针、笔、补给、抽奖、奖品……,一应俱全,井井有条。一共有三个项目:全程,需在5小时内完成;全程接力由男女各一名完成;还有10公里。我和同学草帽儿相约分享一个全程。

本来,这只是一个令人期待、欢乐的马拉松。亮点在民间,在秋天,在山野。然而,直到2012113日傍晚,才读到发起者于当日零时发的一条微博:“不好意思让大家牵挂。周日预报有雨夹雪,出于安全考虑,停止召集新北京秋日马拉松,请已经确定行程的外埠跑友找我退交通损失。跑步的真谛,其实无关赛事。我会独自去跑步,也许跑过42.195我会泪流满面,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此言重矣!赶紧向朋友电询,果不其然,还是那个大会!

至此,新北京秋日马拉松被笼罩在了北京的雨、雪、雾中。跑还是不跑?有人来还是没人来?来人多还是来人少?

114日,北京雨夹雪,零度,北风4-5级。5点半起床,只见跑友们彼此隔空致意了:北窗抄录海明威一段:“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这“雪”、“高山”、“上帝的庙殿”、“寻找”,此时此刻,都富有意味。有人出门了:“听说北边暴雪,南城人民正走在暴雨的路上。”真好!冲了碗五谷粉;吃了两个鸡蛋,穿上羽绒服,背一身衣裤、袜子、鞋往外走。哇!着实被眼前这一切惊呆了,全是雪,一片凋零,老天爷在过去几个小时里挥来舞去,把那些树,那些叶子全打下来了。刚迈出一只脚,就踩进雪水里了,接着是步步深陷,湿得透彻。这才早上6点多,这一整天可怎么熬得下来?没什么想头,只能向前。于是,在大马路上开跑。电线掉到地上,满大街积雪,积雪下面是积水。如此景观从未遇见。这秋雪不同于冬雪啊!

一位,两位……几十位跑友来了,绝决地打算独自来跑的大有人在。然而,跑者不孤,都来了!惹不起,我们跑得起。坐上车,向北,再向北,北到昌平兴寿,北到山里起跑。全程改半程;全程接力改半程接力;外加10公里。刚起跑就尝到了不易,上坡路,风大,还没来及吸足一口气,风就灌进来一大口。跑着跑着鞋底像被冻住了,硬梆梆的;脚完全浸在冰湿的鞋里,劈劈啪啪,响在山路之上,空谷之间。组织者、后援队跑前跑后高效而专业。我大概是队伍中年纪最长者。这样的时刻,跑得慢在其次,绝不能出事故给人添麻烦是我首要考虑的。专心跑,有的时候辛苦;有的时候享受。四面环山,一路蜿蜒,不知终点地雪中奔跑。

迫不得已地将起跑线向大山推进,为这场浪漫的秋日马拉松凭添了些许悲壮。表面上,跑者用调侃消解那份“沉重”,化无孔不入的“政治”于无形;实则,哪一位跑者心里没有一份情怀?跑,就是语言;风雪无阻,就是不可更改的意志。

10公里处,轮到草帽接力。坐进车,行几公里,忽闻有人受伤,车子要去救援。于是,重新下车跑。经过一个大上坡,便是下坡路。空气冷峻,群山素白,树枝雪裹,作梦也不会在这样的风雪天气这样的如画风景间奔跑,除了感谢新北京秋日马拉松的创意发起组织者,也感谢上帝。又跑了6公里多到达终点。这算跑着玩儿的。草帽跑回来,我们的合作成绩是半程2小时21分,很不错!

进到农家菜馆,合大影,有两张像我很想看:一张是集体伸左手食指指向左;一张学PSY跳骑马舞。哈哈哈,跑爽了!

没参加聚餐,赶回北京。身上透心儿凉,心里暧洋洋。

好一场秋雪,你为我们洗尘了啊!

下图是今天跑步方位,群山清晰可见。两段红线分别是我的接力第一棒10公里和后来跟跑的6公里多

秋雪,为跑者洗尘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