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lance translator. freelance project manager, organisator. likes to build bridges.
interested in China, Chinese (digital) culture & new media art, social media, translation & more.

Gender-Mainstreaming auf Chinesisch

Seit einiger Zeit ist auffallend, dass im Internet immer öfter auf die neutrale Pinyin-Umschrift “TA” zurückgegriffen wird, wenn es darum geht, sich geschlechterneutral auf eine dritte Person zu beziehen. Zum Beispiel hier:

这个网络的每个节点,都是由你、我、TA这样的互联网用户志愿构筑起来的…

Die linke Zeitschrift “Utopia” veröffentlichte einen Artikel zu Thema (Autor: 畅意衍达)

近来网络流行用“TA”来代替“他或她”及“他(她)”的用法,在客观上体现了“他”字兼为泛指及男性专指时语义上的冲突,但解决方法不甚理想。“TA”由英文字母构成,忽视了中华汉字的可发展性,在表义上无法区别人和事物,实际是在刘半农先生“他/她/牠(它)”字解决方案上的倒退。

中国古代语言文字中第三人称代词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没有性(阴、阳、中)的区别,多笼统的用“佗”(“他”的本字,隶起以“他”代)。到了“五四”运动之前,由于英文中的第三人称代词单数主格是分阳性(he)、阴性(she)和中性(it)的,当时在译成中文时上下文中难以区别经常会产生歧义,为此,刘半农先生受英文的影响提出创造“她”字的主张,并提出“除‘她’之外,应当再取一个‘牠(它)’字,以代无生物。”他的主张引起了热烈的争议,最后在汉语书面语中确定、推广开来并发展到当代的用法是:“他”表示第三人称阳性,也可泛指;“她”表示第三人称阴性,也可指敬慕的事物;“它”表示第三人称事物。

刘半农先生的解决方案相对中国古代语言文字中“佗”的笼统使用是一个很大进步,但也存在不足,主要表现在“他”字兼为泛指及男性专指时语义上的冲突,通常要采取“他或她”及“他(她)”的用法解决,但较繁琐,在英文中也存在这种情况,在性别指代不明确时必须用“he or she”。

其实,只要对刘半农先生的方案稍加完善,即可解决指代不明确的问题。我的建议是让“他”仅用于男性专指,再创造“忄也”字作为人称泛指。“忄也”的造字主要考虑人与事物之间最主要的区别是有无心理活动,故在表义上只能将“也”与“忄”或“心”偏旁组合,而以“也”为偏旁的字有“他”、“她”、“池”、“驰”、“弛”、“地”等均为左右结构,故选“忄”作为偏旁在形态上较为美观。这样的话就形成“忄也(人称泛指)/他(男)/她(女)/它(事物)”方案,既解决了指代不明确的问题,又在汉字中更好的体现男女平等的思想。

保护与发展中华汉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已于中华保护与发展汉字网络联盟下成立“忄也”字推广工作组,凡有志参与此项推广活动的朋友可通过以下方式与工作组联系(添加好友时须将“忄也”字粘贴作为验证信息)。

Derselbe Autor veröffentlichte eine Analyse des Phänomens inkl. geschichtlicher Entwicklung hier: http://tieba.baidu.com/f?kz=785798883

《咬文嚼字》1996年第9期刊登蒋荫楠先生的《画蛇添足的‘他(她)’格式》一文,对当时出现的“他(她)”用法提出批评,认为按汉语言规范要求,“他(她)”格式应该是一个画蛇添足的格式。可十四年后的今天,“他(她)”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流行。登录人民网,用站内搜索引擎以“他(她)”作为关键词搜索,你会发现在不少报导中都有“他(她)”的用法,试举几例:
一、《不能拿所谓的规律作“挡箭牌”》中“在人类社会的层级组织中,由于职位越往上越少,个人能力越往上越难提升等原因,每个人在其成长和职位晋升中都会遇到 ‘天花板’的限制,无论他(她)多么地勤奋努力,不言放弃,最后都一定会停留在某一‘天花板’之下。”
二、《人民时评:危难时刻,人民教师再显风采!》中“在这些教师看来,学生们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保护学生、救出学生,是他(她)们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
三、《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中国的多元文化影响世界》中“因为这样的政治代表或者专业精英并不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而是你把他(她)放在这个位置上的。”
四、《县委书记沦为“报销王”缘于权力信马由缰》中“啧啧,不论是赵仕永,还是这位女贪官,他(她)们说的可都是实话、心里话。”
不仅人民网,包括新华网、中青网等官方媒体和新浪、网易、搜狐等主流门户网站上的各类文章中“他(她)”的用法比比皆是,国内最大的即时通讯工具腾讯QQ上采用的也是“他(她)”,例如“对方‘隐身’或‘离线’,可能无法立即回复,您可以给他(她)发送邮件或者发送离线文件”。若蒋荫楠先生在世,看到这些,真不知作何感想。
时代发展到今天,大家对“他(她)”的用法似乎仍不满足,又创设出“TA”的用法。仍以人民网为例,站内搜索新闻标题中含“TA”的就有《小草戒指盆景包 过年送TA“低碳饰品”》、《我的过去要不要告诉TA?》、《TA们,是把玩时尚的风头趸》等等,在其它官方媒体和主流门户网站上这种用法也不少见,国内最大的真名社交网站人人网(原校内网)上采用的也是“TA”,例如“等TA确认”、“TA的好友”和“让TA快点找到自己”。其实,在网络聊天过程中,第三人称不区分性别的情况下“TA”的出现频率比“他”或“他(她)”更高,因为“TA”直观明了且输入方便,具有很大优势。
中国古代语言文字中第三人称代词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没有性的区别,多笼统的用“他”。“五四”前,由于英文中的第三人称代词有性的区别,当时在译成中文时上下文中难以区别经常会产生歧义,为此,刘半农先生受英文的影响提出创造“她”字的主张,并提出“除‘她’之外,应当再取一个‘它’字,以代无生物。”“五四”后,由于鲁迅、胡适、茅盾、郭沫若等文豪对“她”的使用,“他她它”的分化逐渐形成。1924年7月,中华职业教育改进社在南京召开第三次年会,其中“国语教学组”讨论并通过了“采用他、她、它案”。据朱自清记载,这一提案“足足议了两个半钟头,才算不解决地解决了”。自从“他”分化成“他她它(它)”后,小学教师要把“他”向学生讲清楚就不再是件容易的事情,现代汉语词典中“他”首条释义的篇幅是所有汉字单条释义中最长的,除了当今用法还要顺便追溯一下“五四”前的用法,似乎编撰者也认为不如此就无法把“他”讲清楚。“他她它(它)”的分化其实隐含一定的性别歧视,这在当时就成为许多人抨击这种用法的理由,而陈斯白“十分钦佩陈望道等人超越英文创造出第三人称‘通性’的分类,认为这是他们的‘卓识’所在”,并明确提出创设通性第三人称代词“彵”,钱玄同先生则认为分化实为使用的必要,目前无此必要,则不宜再细化。如果当时就形成“彵他她它”方案,汉语发展可以说是走在了时代的前面,因为几十年后的今天,英语中“he”完成了由中阳性代词向阳性代词的转变,he、 him、 his的泛指现象被取消,分别用以下方式来取代:①用没有性别标志的第三人称复数they, them, their来替代;②用he or she, s/he, his or her, him or her来替代;③用one, someone, anybody, each, everyone等不定代词来替代。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